位置: 小学教育吧 >> 小学数学 >> 数学名师 >> 王 永 >> 正文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王永:数学情境与数学化

[2010-1-4] [浏览:次] [编辑:希望之光]

  
  数学情境与数学化是现实主义数学课程的两个核心概念。下面就结合安徽宿州赖老师执教的“小数乘法”的起始课,来讨论这个话题。
  课堂写真
  上课了,老师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们已经学过整数的四则运算和小数的加减法。今天,我们开始学习小数的乘法。请看,这是文具店。”屏幕呈现出“文具店”的情境图,文具柜里摆着铅笔、铅笔刀、橡皮和尺子等学习用品,但它们都没有标出单价。
  老师问:“你们想买点什么?”学生随心所欲地回答,接二连三。
  这时,屏幕上出示各种文具的标价,老师继续问道:“根据图中的信息和刚才你们要购买的数量,能提出哪些实际问题呢?”
  学生发言踊跃,提出了很多实际问题。
  老师走到黑板前,写下一个实际问题:每块橡皮0.2元,买4块橡皮需要多少元?并要求大家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想法,在小组进行交流。
  到全班汇报交流时,学生先后提出了以下4种解法。
  第一种解法:0.2×4=0.8(元)
  老师追问:“为什么这样列式?为什么计算结果是0.8?”
  经过讨论,答案明晰了:这个实际问题就是求4个0.2是多少?用加法计算,得数是0.8;相同加数连加的计算可以用乘法列式。
  第二种解法:0.2×2+0.2×2=0.8(元)
  经过议论,大家认为这也算一种解法,老师也给予肯定。
  第三种解法:0.2+0.2+0.2+0.2=0.8(元)
  老师问大家:“这种方法好不好?”
  “不好。”“麻烦。”大家意见一致。
  第四种解法:0.2元=2角,2×4=8(角),8角=0.8(元)
  老师评价:“这是把小数转化为整数的计算方法。这种想法有价值。还有别的解法吗?”
  没有一个学生想到在格子图上涂色的方法,老师自己演示了这种方法,直观验证了前面计算的结果。
  课行将结束时,教师出示下面几道算式,要求学生口答:
  0.6×24×0.51.1×35×0.34×1.71.6×5
  学生们能迅速说出每个算式的答案。
  问题讨论
  1.怎样引导学生从数学情境中提出有价值的问题?
  数学情境,就是从事数学活动的环境和对象,也是产生数学行为的条件和根据。一种常见的现象,数学情境呈现后,老师一般会这样设问:“你从情境图中能获得哪些信息?”“根据这些信息,你会提出哪些数学问题?”前一问没有挑战性,学生不用什么周密的思考都可以随口应答;后一问过于开放,没有边际,提出的数学问题未必能满足教学需要。这样的设问一般效果不佳。面对数学情境,怎样设问能够激活学生先前的知识经验,能够在学生取得学习的乐趣与满足教师教学的要求之间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是教师进行创造性教学设计的一个重要方面。
  针对这节课的数学情境,如果提出下面两个问题,也许效果就不一样:①你能提出一个连加运算的实际问题吗?②你能提出一个相同小数连加的实际问题吗?小数的加法运算是上一节刚学过的内容,小数加法是学习小数乘法的基础;相同小数的连加运算很自然地引入小数乘整数的课题学习。事实上,每个课题的数学情境都有具体的内涵,需要用心设计有意义有个性的设问,引导学生进行有效的学习。
  2.解决问题的过程是如何体现数学化特征的?
  每块橡皮0.2元,买4块橡皮一共多少元?
  这个一个实际问题,它能转化(抽象、简化)成什么样的数学问题呢?能转化为如下数学问题:①4个0.2是多少?②0.2的4倍是多少?根据学生已有的知识经验,这两个数学问题都可以列乘法算式0.2×4来计算。如此把实际问题转化为数学问题,从现实世界引到符号世界,是横向数学化的过程。接着,在符号世界里探索0.2×4怎么算,则是纵向数学化的过程。
  在这节课中,没有体现上述数学化的特征,而是从实际问题出发直接探索算法,解决问题;在探索算法方面也缺乏必要的抽象和深度。
  我们看到学生能够自发地发现如下两种算法。
  算法一:0.2×4=0.2+0.2+0.2+0.2=0.8。这个算法是依靠整数乘法意义的迁移,把小数乘整数的运算转化为相同小数的连加运算。
  算法二:0.2元=2角,2角×4=8角,8角=0.8元。这种算法是把小数乘法建立在整数乘法的基础上,通过币值单位元、角之间的转换,把小数乘法转化为整数乘法。
  算法一把小数乘整数与相同小数的连加运算联系起来,虽然有助于理解小数乘法的原始意义,但它没有实用价值;算法二,虽然在小数乘法与整数乘法之间建立了联系,但这种联系还没有脱离具体情境,还不能产生广泛的迁移。因此,对0.2×4算法的探究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