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小学教育吧 >> 小学语文 >> 论文随笔 >> 正文
[作者:内详 来源:小学教育吧]

渡人渡己到彼岸——“中国教育梦”听课体会

[2015-4-16] [浏览:次] [编辑:Admin]

  
  渡人渡己到彼岸——“中国教育梦”听课体会
  草长莺飞,拂堤杨柳,一路嗅着春的气息,循着春的脚步,我们跟随成秀老师直奔山东最北端。三月的德州,风轻柔妩媚,天地间鸟语花香,这个古老的枢纽城市以她独有的风韵向我们展示着自己的魅力。在这里即将上演一场小语视听盛宴——中国教育梦,这里即将融入一群怀揣希望的小语追梦人。两天的心灵洗礼,给我带来了全新的课堂体验。
  一、铅华洗尽,始见真纯。
  语文课姓什么?当然姓“语”。这是所有语文老师都能脱口而出的答案。但不是所有老师都能在语文课堂上做到的事。为了课堂的繁荣与热闹,曾几何时,大量的多媒体课件充斥着课堂,大量的口号和噱头主宰着课堂。聆听了几位名师的课堂,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朴素扎实,简洁自然,语文味浓厚。丁雪飞老师的《黄果树瀑布》一课,对于“泻”字的理解和运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丁老师引导学生利用工具书来学习“泻”和“泄”的字义,既从字本身的意义上进行了区分,又培养了孩子利用工具书学习的习惯。根据两者意义的不同进行选字填空,无疑是在运用中再次检测了学生的学习成果。课堂教学,扎实高效。何老师的课更是典型的台湾式教学,亲和力十足,偌大的屏幕上,只留下了疏疏落落的几行字,再无其他。目不转睛的孩子们,和屏住呼吸倾听的所有老师们都被这润物无声的课堂所吸引了。薛法根老师的课堂,从听写词语入手,再到错字的现场订正,相信这样接地气的课堂,更会赢得学生们的喜爱,老师们的赞许。“清简”课堂的形成,看来并非朝夕之事,也绝非空中楼阁。宋运来老师的童漫作文《急吼吼》,润物无声地指导学生学会自理的同时,更是引导学生进入情境,进行与主人公的角色互换。老师一个个貌似不经意的引导中,关联词、仿写句子都已落实到了实处。
  二、层层剥落,指向习作
  课标指出,写作能力是语文素养的综合体现。阅读课的最后指向,也终将是习作的指导,实现语文课程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纵观几位名师的课堂,这种感受愈发强烈起来。丁雪飞老师的阅读课《黄果树瀑布》,对“移步换景”“游记”的讲解,写景文章的归类,方位词语的勾画,都十分明确的对习作进行了指导。薛法根老师的《鞋匠的儿子》一课,段落的划分,详略事件的区别,无一不是对学生习作的具体指导。而最后的“化解尴尬”的写话,更是直指文本中心,读写结合。《包公审驴》一课,老师也提出了“写人物怎样写,能写出人物特点?”这样的指向写作的问题。何绮华老师以她温柔的声音,向我们娓娓讲述了一个绘本与习作结合的案例,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朋友间小故事,仿佛这一切都发生在身边。孩子们的习作就在这轻松的氛围中从怕写转变成了乐写。《讲故事的人》一课,从作者的生活环境到写作的实际背景,从幻想到现实,魏星老师都拿捏的十分到位,学生也在丝丝扣扣的问题中,逐渐梳理了写作的脉络。宋运来老师则在报告中提出了,目前我们的习作教学没有课程的观点,的确如此,在每个具体的年段,我们的习作教学目标很模糊,教师们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来进行具体的指导,这也是我们语文教学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三、本色教学,教人求真。
  都说名师的课堂是充满灵性的,一个个普通的孩子,在他们的课堂中也能展现出耀眼的光芒。这一次,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这一点。然而,这或温婉或朴素,或幽默或机智的课堂背后,我看到了他们的共同本质——教师都在本色教学,都在回归孩子们思维无拘无束的本真状态。印象最深的是何绮华老师的讲座,她以自己亲身的事例向我们讲述了孩子们害怕写作文和到乐于写作文的转

[1] [2]  下一页

>> 最新图文

>> 推荐阅读